Home

工人自习室

学习自我组织的自修室

为工人抗争而准备的知识库和武器库

几类工人行动带头人的实践总结与社会环境简析

一方面,可以看到,在这一波自发工人行动为主的抗争浪潮中,工人集体展现的强劲活力,产生的各类积极分子形态的可能性,对于工人集体抗争形成直接的认识;一方面,了解产生这类行动的大背景和具体条件,理解工人在行动实践中行动的动力来源,曾经达到的水平,以及相应的限制因素,从而吸取经验教训,在新的环境中寻找促进行动的可能性……此外的更多意义,读者可以从类似材料中根据需要不断挖掘。

一、依托工会,为工人谋利益的“小丁主席”

这些年来中国工人一直没有产生逆流而上、与现有秩序对抗的动力。但只要外部环境提供了改善待遇的机会,工人还是很容易起来行动,也不忌讳利用工会或其它组织形式争取利益,只要还没遭到国家的禁止。

三、不愿跟老板闹得太僵,却被抓进大牢:某港资家私厂罢工代表老吴

中国加入世贸后,珠三角的工厂出现了爆炸式增长,规模、人数和产量都扩大了许多倍。2008年以后,由于地价、环保和工资升高,深圳的工厂开始转移。为了平衡工业布局,让工业迁移更有方向性,2011年深圳市政府主动出手,制订了五年外迁一万家企业的计划。搬迁的过程里,围绕补偿金和社保问题,发生了不少劳资纠纷,也出现了一批带头工人/谈判代表。这批人当中,2013年某港资家私厂搬厂罢工的一个带头人老吴,罢工失败后坐了一年牢,最后被无罪释放,创了珠三角工人行动的一个记录。

四、争取社保的罢工:难以充当“首席代表”的阳姐

这场反复拉锯的罢工,让长期驯服的工人看到了自己的力量,动摇了管理的权威,事实上颠覆了工厂的日常秩序。管理多年的不公让她们找到了罢工的正当性,进而得出结论:

“这个产品是我们做的,我们有权利说话,老板不过来跟我们谈清楚,这个货就不要出去展销。你谈清楚我随时都给你们出货,不会不讲道理。”

五、珠宝厂的风波:思考型工人代表老崔

老崔很明白,工人斗争深入下去,就难免与国家交锋。在争取的个人利益已经到手的前提下,在工人生活“还过得去”的社会经济环境下,是否值得为了更宽广的工人利益,去对抗国家?这样的对抗,前途在哪里?这是老崔反复思考的话题。

六、广州南海本田罢工:青年工人代表小丽

加入世贸后,制造业对劳力的需求迅速扩大了。于是,国家开始推动劳动力的定向供给,保障工厂有足够的人手。定向供给的一个手段,是有计划安排中学/技校生进厂实习、就业。当然,接触到厂内管理的不公后,学生工难免心怀不满。

七、在厂里自觉鼓动工人搞行动的小江

我觉得这家电子厂员工的流动太大了,那些我们所接近的,有某种思想的工人,也很容易流失。不管怎么努力去做,就算找到一些比较核心的人,但是他们没有能够坚持到最后。因为每个人都有家庭需要承担,所以我们付出了很多,但是效果不是太好。

Loading…

Something went wrong. 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nd/or try again.


Follow My Blog

Get new content delivered directly to your inbox.

Create your website with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