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类工人行动带头人的实践总结与社会环境简析

一方面,可以看到,在这一波自发工人行动为主的抗争浪潮中,工人集体展现的强劲活力,产生的各类积极分子形态的可能性,对于工人集体抗争形成直接的认识;一方面,了解产生这类行动的大背景和具体条件,理解工人在行动实践中行动的动力来源,曾经达到的水平,以及相应的限制因素,从而吸取经验教训,在新的环境中寻找促进行动的可能性……此外的更多意义,读者可以从类似材料中根据需要不断挖掘。

中国资本主义市场改革带来的阶级分化与阶级斗争-国企改制与下岗工人的抗争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的市场改革与工商业大跃进造成了国内各阶层持续震荡的分化组合,并深刻改变了世界资本主义的格局。在这个历史过程中,工人阶级首先受到了国企改制[1]、大量职工失业、半失业(下岗)的冲击,全社会迅速出现了贫富分化。

中国资本主义市场改革带来的阶级分化与阶级斗争-沿海私企工人的苦难与斗争

90年代初期,随着三资企业的迅速增加[1],资本主义工厂的典型压迫在中国迅速复活,并飞速扩大着范围。
……
尽管常常吃力不讨好,作为一个群体,沿海地区工人行动的带头人/代表还是伴随着新的行动,春风吹又生,并分化出了不同的类型。

三、不愿跟老板闹得太僵,却被抓进大牢:某港资家私厂罢工代表老吴

中国加入世贸后,珠三角的工厂出现了爆炸式增长,规模、人数和产量都扩大了许多倍。2008年以后,由于地价、环保和工资升高,深圳的工厂开始转移。为了平衡工业布局,让工业迁移更有方向性,2011年深圳市政府主动出手,制订了五年外迁一万家企业的计划。搬迁的过程里,围绕补偿金和社保问题,发生了不少劳资纠纷,也出现了一批带头工人/谈判代表。这批人当中,2013年某港资家私厂搬厂罢工的一个带头人老吴,罢工失败后坐了一年牢,最后被无罪释放,创了珠三角工人行动的一个记录。

四、争取社保的罢工:难以充当“首席代表”的阳姐

这场反复拉锯的罢工,让长期驯服的工人看到了自己的力量,动摇了管理的权威,事实上颠覆了工厂的日常秩序。管理多年的不公让她们找到了罢工的正当性,进而得出结论:

“这个产品是我们做的,我们有权利说话,老板不过来跟我们谈清楚,这个货就不要出去展销。你谈清楚我随时都给你们出货,不会不讲道理。”

五、珠宝厂的风波:思考型工人代表老崔

老崔很明白,工人斗争深入下去,就难免与国家交锋。在争取的个人利益已经到手的前提下,在工人生活“还过得去”的社会经济环境下,是否值得为了更宽广的工人利益,去对抗国家?这样的对抗,前途在哪里?这是老崔反复思考的话题。

六、广州南海本田罢工:青年工人代表小丽

加入世贸后,制造业对劳力的需求迅速扩大了。于是,国家开始推动劳动力的定向供给,保障工厂有足够的人手。定向供给的一个手段,是有计划安排中学/技校生进厂实习、就业。当然,接触到厂内管理的不公后,学生工难免心怀不满。

七、在厂里自觉鼓动工人搞行动的小江

我觉得这家电子厂员工的流动太大了,那些我们所接近的,有某种思想的工人,也很容易流失。不管怎么努力去做,就算找到一些比较核心的人,但是他们没有能够坚持到最后。因为每个人都有家庭需要承担,所以我们付出了很多,但是效果不是太好。

Create your website with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